十年一剑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原文地址: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作者:抱节君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 蒋兆和,祖籍湖北麻城,1904年生于四川泸州;原名万绥,自幼家境贫寒。1920年至上海谋生,曾画广告,从事服装设计,并自学西画。1927年受聘于南京中央大学,为图案系教员。1930-1932年任上海美专素描教授,1937年任京华美术学院教授、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教师。1947年受聘于国立北平艺专。1950年起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。

    纵观蒋兆和先生一生的绘画创作,我们不妨以时间为分水岭,即以翻天履地的一九四九年作为基准,粗分为前、后两个时期。这两个时期的艺术创作,虽然在笔墨技法上是一脉相承的,且有所发展。但是,在创作思想上,却前后迴异,互相对立,毫无共通之处。毫无疑问,蒋先生四九年以前的创作,通过自己独特的情感,揭露社会,展示时代现状,透露出悲天悯人,至善至美的人性。蒋兆和先生出身于社会底层,并未受过正规的高等教育,由画匠而教授,可说是磨难不断,人生坎坷。正是由于先生来自底层,自然对当时的中国社会有着切身和独特的真实感受,这亦是先生这一时期的作品采取现实主义创作方法,且能拨动观赏者心弦的原因。

    如你所知,在绘画艺术上,所谓的现实主义创作手法,便是关注现实,关注生活,关注人生,对社会有着强烈的批判性。我们不妨看看这一时期蒋先生最重的代表作《流民图》,便是一个很好的例证。该作品1941年至1943年创作完成,高2米、长26米,所表现的是受战争所迫而逃难的贫苦百姓悲惨的生活。画中一百多个流离失所的社会底层的劳苦大众形象,与真人比例等同。人物个性刻画鲜明,形象呼之欲出。场面宏大、悲壮,全画被一种摄人魂魄的悲怆无助的氛围弥漫渲染,强烈地表达了作者悲愤莫名的情绪,真实地反映了那个特定的黑暗时代,不失为我国现代美术史上的现实主义巨作。整幅画卷,由右至左依次展开。首先出现的是一位拄着棍子的老人,满睑无奈。其身边还有一位气息奄奄卧地不起的老者,围着他的是二位妇女和一个牵驴人,似乎回天乏术了。再往下,是扶锄的青年农民和他的直面死亡而惊恐的妻女。抱着死去小女儿悲泣的母亲,那远去的哀号,如今似乎还可依稀听到。在空袭中紧捂着耳朵的老人,以及扭抱在一起、仰望着天空,露出无助眼神的妇女、儿童。颓垣断壁、尸身横陈、荒郊野鬼悲泣。再往下看,是乞丐,逃难者,受伤工人,疯女,弃婴,盼望亲人归来的城市妇女,走头无路上吊自杀的父亲和哀求他的女儿,迷惘和痛苦交织的知识分子等。真所谓“残尸漫山野,千里无鸡鸣。霜骨映寒月,视之裂人心!”

    创作于1948年的《一篮春色卖遍人间》,画中人物只有一个卖花女,尺幅并不大。但给人的视觉效果和心灵震撼,并不亚于巨作《流民图》。卖花女的形象由简练得有些随意的线条构成,女孩清瘦的脸上用淡墨渲染,衬以手中的花蓝及鲜花,可谓唯美至极。而画面中透露出如八大山人般的冷逸风格,观之令人心寒。卖花女与鲜花,苦难与希冀,正是此特定的黑暗时代底层社会的真实写照。如果说《流民图》是以宏大的场景和坦陈直露的创作手法,加之于观者强烈的视觉冲击和心灵震憾,那么,《一篮春色卖遍人间》便是以其概括的象征性的人物形象,似一首忧伤的小曲,在死寂的夜中悲鸣,使我们触摸到作者情感的跃动,从而领悟那个时代的真实。

    蒋兆和这一时期的作品,除了《流民图》和《一篮春色卖遍人间》外,主要的还有《卖子图》、《流浪的小子》、《卖小吃的老人》、《小子卖苦茶》、《朱门酒肉臭》、《阿Q像》、《乞归》等等。无不是以现实主义的创作手法,为上世纪中以前民国时期的中国社会作了真实的传神写照。蒋先生来自于社会底层,正因为如此,其情感是和劳苦大众共通的,才能如此深刻地反映他们的喜怒哀乐,并不是今天的艺术家们所谓的“深入生活”,以局外人的身份渗透其中所能做得到的。民国时期,在艺术创作上有“为人生而艺术”的提法,而蒋兆和正是这一提法坚定的和成效卓著的践行者,在美术界,可说无出其右者。

    对蒋兆和先生这一时期的艺术创作,如今可说是研究得不少的。其中,所谓的主流认识,便是将其作品视为表现爱国主义的,有《流民图》为例,似乎不如此不显得先生之伟大。此亦是很可笑的事情,无疑,这是时代使然。其实,不能如此简单地将其统归为所谓的“爱国主义”,毕竟有教化所需之嫌。如此,亦是贬低了先生作品的艺术价值。愚以为,蒋兆和的作品虽不失爱国主义的原素,但更主要的是,其价值体现在对人的本性的解读上。须知,在他的笔下,所塑造的各类人物形象,无论如何困顿,如何悲苦,但都脱不了善良纯朴的天性和不屈服于命运的摆布,勇于抗争的个性,就算是稚幼的儿童和少女,虽说苦涩,但不失天真和纯情。所展露的是人类最至善至美的人性,即悲天悯人的情怀。诚如先生所说:“如果其然,我当竭诚来烹一碗苦茶,敬献于大众之前,共茗此盏。”是的,蒋兆和奉献于我们面前的,正是这样一碗教人清醒的人生苦茶。

    蒋先生曾于1941年在《蒋兆和画册》的自序中写有如此的一句话:“借此一支秃笔描写我心中一点感慨”。回过头来看,在那样一个时代打滚,何止是一点感慨!将此话和这一时期蒋兆和的作品对照来看,亦很好地印证了在创作思维上,要忠实于自己的情感,即对自己所处现世的切身感受,真实地反映时代的正确性。

    一九四九年以后,翻天履地慨而慷,价值取向亦随之发生变异。不管是有意无意,是欣然遵命还是被动跟随,蒋兆和的艺术创作走向亦发生了变化。从其作品中可以看出,四九年之前对社会带着强烈的批判性的取向,一扫而光,而在此之后,一转而为歌颂社会。岀现在他画面上的人物不再是他所熟知的苦力、乞丐、流浪汉等劳苦大众,而是由劳苦大众一转而为的新中国的所谓主人,即新社会的建设者。我们不妨来看看蒋兆和此时期的作品,并和之前的作品作一些比较。

    《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》一画,是蒋兆和这一时期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。画面主体由撑起五星红旗的男工人和女农民组成,前方是寓意和平的和平鸽,背景为高举鎌刀、耙、铁锤等的工人农民群像。所表现的是老百姓对新中国成立的喜悦和自豪之情,彰显了工人农民作为新生的共和国主人的不二地位。为了强化所表现的主题,画作取长方形竖幅,构图为金字塔型。再来看看,同时期的年画《沿着社会主义道路前进》,同样是采取金字塔构图。在广阔的麦田里,领袖位于金字塔顶端,耸立云中,挥手指方向。而底下,庞大的阵容,是意气风发,写满幸福感的老、中、青及少年儿童。而随之前进的当然少不了证明作为主人身份——农民的驴和牛。

至于《大跃进》一画,那就更好理解了,其所表现的无非是大跃进年代那种“人定胜天”的“放卫星”式的追求和向往。画面中,昂首挺胸的女靑年高举红旗,大踏步地在金黃的麦田里前进。而在飘扬的红旗上,大书:“ 亩产100000斤”, 强化了所要表现的主题。

    除上述作品外,这一时期主要的作品还有:《给爷爷读报》、《鸭绿江边》、《小孩与鸽》‘《在毛主席的身边前进》、《把学习成绩告诉志愿军叔叔》等。尽管所选的创作素材是如此的多样性,就算一些练笔式的习作,如所画的和平鸽等,都脱不了在新中国所谓的新社会范畴內的歌颂赞美模式。

    如你所知,现实主义绘画是表现生活真实的艺术,当然亦包含着对生活真实的歌颂。从蒋兆和这一时期的作品来看,无疑,亦是现实主义表现手法的延续。只是情感是否真实,抑或是受误导了的真实,我们细看作品所表现的内容便知。须知,那一段时期,并不完全象先生作品所表现的那样。诸如大跃进,既有臆造的亩产十万斤的兴奋情感,亦有饿尸横陈的悲惨景象。如今看来,究竟那一个是真实,不言而喻。老实说,这一时期蒋兆和的作品,无论是画面上堆砌式的宣传画表现手法,还是画中展现的为教化所绑架的所谓生活真实的內容,只能将其归入彰显教化的苏式现实主义范畴。正是以上原因,蒋兆和四九年前、后的作品,在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上,可谓南辕北辙,差之千里。

    如果说,四九年以前的蒋兆和是所谓万恶的旧社会的控诉者,其创作动机是出自其切身的感受,那么,称之为反映时代可说是恰如其份。反之,四九年以后的蒋兆和,可说是新社会不遗余力的歌者,至于是否出自其真心,是否欣然为之,我们已不得而知了。只是从其四九年之后的作品整体来看,无疑,蒋兆和由反映时代一变而为追随时代者。但从五十年代末,蒋兆和开始创作的历史人物,诸如《李白》、《杜甫》、《曹操》、《苏东坡》、《文天祥》等抒怀写意之作来看,我宁愿相信,先生应是有所反思的。正如1974年他在自画像上的题字:“流水似箭、珍惜寸阴,紧握秃笔,为民写真。”所说的那样,此正是先生毕生之追求。只是从四九年之后,已了无可能。不知蒋兆和先生知否?如今,世事沦桑,斯人远去,亦无从考证的了。

    艺术家的创作风格和表现方向,一旦形成和确立,往往终其一生,开弓没有回头箭的。毕竟人生有限,感受不会无穷无际的。同是翻天履地时期的明末清初,石涛、八大等画家的表现方向都是一以贯之的。进入清季,尤其是康乾盛世时期,虽说出现了大量文字狱,但在艺术领域,尤其是绘画,似乎是风平浪静,顺其发展的。造成此的原因,你可以说清是马背得天下的蛮族,没文化。但主因却是,古人从来就将绘画当作雕虫小技,没象今人那样,赋与其强大的教化功能,这也是明末清初佳作大师叠出的原因。转过头来看,四九年之后,大多数画家的创作都转了方向,且目标是如此地一致。虽然,都被冠与所谓的为人民大众所“喜闻乐见”、“ 描写工农兵” 等名号,但与现实何止相差千万里!如此,都是被教化绑架无疑。其实,不单美术界,整个文化艺术界都一样。诸如郭沬若,四九年后便异变为一个没羞没臊的吹鼓手,所谓的歌者,留下的文字让人不忍卒读。老实说,造成此的原因,后人应好好反思了!

    相比于石涛、八大山人等古代画家,四九年以后的蒋兆和,不幸赶上了强调教化的年代,在艺术创作上,可说是悲剧性的,就如其四九年以前所创作的作品内容一样。但不管怎样,就凭其纪念碑式的现实主义巨作《流民图》一画,先生就可在中国现代美术史上铭上自已不可磨灭的名字。如今,一代宗师蒋兆和,早已仙去。但可喜的是,“一篮春色留人间”,其作品毕竟流存下来,任人评说。人们总喜欢从不同时期,尤其是四九年以后先生的只言片语中去解读蒋兆和,此实惘矣!须知,在那荒唐岁月,人人自危,不得不自保,有谁所说的话句句是真心的?还是吴冠中先生说得对:让作品说话。是的,要探究和还原相对真实的蒋兆和,还得从其遗留下来为数不多的作品中去寻找。

 

 

 

蒋兆和先生自叙

 

  知我者不多,爱我者尤少,识吾画者皆天下之穷人, 唯我所同情者, 乃道旁之饿殍。嗟夫,处于荒灾混乱之际,穷乡僻壤之区,兼之家无余荫,幼失教养,既无严父,又无慈母;幼而不学,长亦无能,至今百事不会,惟性喜美术,时时涂抹,渐渐成技,于今十余年来,靠此糊口,东驰西奔,遍列江湖,见闻虽寡,而吃苦可当;茫茫的前途,走不尽的沙漠,给予我漂泊的生活中,借此一枝颓笔描写我心灵中一点感慨;不管它是怎样,事实与环境均能告诉我些真实的感情,则喜,则悲,听其自然,观其形色,体其衷曲,从不掩饰,盖吾之所以为作画而作画也。

  当春光明媚,或秋高气爽,晚风和畅,或皎月当空,此皆良辰美景,使人陶醉于大自然之中,而给予我之所感者为何? 恕吾不敏,无超人逸兴之思想,无幽闲风雅之情趣,往往于斯之际,倍觉凄凉,天地之大,似不容我,万物之众,我何孤零,不知所以生其生,焉知死以死其所,于是无可奈何地生活于渺渺茫茫的人群之中,不得已而挣扎于社会之上,随着光阴的进展,不管过去的岁月,不惜青春的消磨,不怜自身的苦痛,不怕风吹雨打的环境,不羡优柔自得的幸福,不憎弱肉强食的王霸,不嫉和蔼可亲的君子,不拜观音,不念弥陀,不知鬼神之可以作祟,不解因果报应的循环,不迷于妖精,不感于党派,惟我之所以崇信者,为天地之中心,万物之生灵,浩然之气,自然之理,光明之真,仁人之爱,热烈之情;吾人共同生存于世界之上,而朝夕所追求之幸福者为何? 抑或为佛为道,为国为家,为子孙作牛马,为金钱作奴隶欤? 然而事实固非如此之简单,路有高低,人亦各有幸运,拥百万之家私,居高楼之大厦,美食娇妻,尚有何求? 而所求者,抑或为五世同堂,百世其昌,不管土地堂之建筑于何时也! 人之不幸者,灾黎遍野,亡命流离,老弱无依,贫病交集,嗷嗷待哺的大众,求一衣一食而尚有不得,岂知人间之有天堂与幸福之可求哉! 但不知我们为艺术而艺术的同志们,又将作何以感?作何以求?!

  素性孤高,亦乃自惭,因为明白天空地厚,既无可登之路,又无入地之能,生而不慧,学亦不敏,无将相之才,无英雄之概,无鸿鹄之志,无君子之风,庸庸碌碌,渺渺小小,有我不多,无我不少,只得混迹于茫茫的沙漠之中,看看慢慢奔走的骆驼,听听人生交响的音乐,当炎威烈日的时候,好象不可忍受的残酷如苦蝉之哀哀的情调,又当月白风清的时候,又是怎样的一个悠扬婉转的歌曲,狂风暴雨的时候,又如怒潮一样的节奏,这些都是人生的音乐,更是万物中心弦所发出来的情调,于是我知道有些人是需要一杯人生的美酒,而有些人是需要一 碗苦茶来减渴。

  我不知道艺术之为事,是否可以当一杯人生的美酒? 或是一碗苦茶? 如果其然,我当竭诚来烹一碗苦茶,敬献于大众之前,共茗此盏,并劝与君更进一杯人生的美酒,怎样? 如果艺术的园地许可我这样的要求,我将起始栽种一根生命的树子,纵然不开花,不结实,而不得到人们的欣赏和爱护,我的精神,仍是永远的埋藏于这个艺术的园里。

  所以多少年来,对于作画的动机仅仅如此,所表现的也仅仅是如此,不摹古人,不学时尚,师我者万物之形体,惠我者世间之人情,感于中,形于外,笔尖毫底自然成技,独立一格,不类中西,且画之旨,在乎有画画的情趣,中西一理,本无区别,所别之为工具之不同,民族个性之各异,当然在其作品之表现上,有性质与意趣之相差,倘吾人研画,苟拘成见,重中而轻西,或崇西而忽中,皆为抹杀画之本旨,且中西绘画各有特长,中画之重六法,讲气韵,有超然之精神,怡然的情绪,西画之重形色,感光暗,奕奕如生,夺造化之功能,此皆工具之不同,养成在技巧上不同的发展,所以我对中西绘画,略知其所以长,且察其所以短,盖西画少气韵,如中国画之用笔用墨,中画乏真实精神,如西画之油画色彩与质地等,二者之间,深有研求之必要,且中国画经历代之变迁,渐趋于意趣而忽视形体,不重客观之同情,任其自己之逸兴,富于幻想,近于抽象,超于自然物象之精神以外,所谓画中有诗,诗中有画,实则因诗而作画,非为作画而吟诗也。

  拙作之采取“中国纸笔墨”而施以西画之技巧者,乃求其二者之精,取长补短之意,并非敢言有以改良国画,更不敢以创造新途,不过时代之日进,思想之变迁,凡事总不能老守陈规,总得适时渡境,况艺事之精神,是建筑于时代与情感之上,方能有生命与灵魂的所在,今人之画,虽不如古,而古人之画,又未必能如今画之生,所以艺术之情趣,是全在于实际的感情,绝非考字典玩古董可同日而语。

  拙作不称佳构,毫无可谈之价值,尤恐贻笑大方,不过仅仅一点己见,小小一点动机,不惭愚陋,不揣冒昧,十余年来,虔修苦练,折骨抽筋,登毛坑,坐土炕,傍砖倚石,皆可随地作画,不必当其窗明几净,才挥纸吮毫,以增雅兴,故满纸穷相,不得以登大雅之堂,更不当君子所齿,但得小人之同情,余则更饮美酒一杯以慰!

 

 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阿Q像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 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[转载]蒋兆和绘画作品(二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
 

评论

© 壬子影像 | Powered by LOFTER